【叶蓝】冬天的故事(五、六)完结

填坑。前文:一、二

没啥用的修真设定,传统套路。

·本节白告大大角色死亡预警,陶老板执迷不悟预警,如有朋友觉得不妥可与我交流,个人对原著中此二人与叶修大大的恩怨持保留意见。

·文≠本人

(五)

 #爱呀情呀,等是等不来的。

 

叶修走了,回杭州去了。这是他回蓝雨见过掌门后,喻文州告诉他的。

黄少天瞧着蓝河背影:“你便这么告诉他,任他去找叶修?”

喻文州道:“我不告诉他,就拦得住他了?”

“这是他们的因缘,你我挡不掉,只得顺其自然。”

黄少天啧啧两下:“你自从转为灵修之后,愈发神叨叨了,跟那满头绿的老神棍似的。”

 

蓝河连日疾行,急得嘴角生了个大疮。然他赶至杭州近郊,却遇上了不速之客——又是那帮死士。自然是打不过,挑了三个,背心便遭重击,一阵眩晕,随即被人重踏后心扣压在地。来人又一脚碾上他握剑的手:“原来是你。”

刘皓。

蓝河白他一眼:“堂堂嘉世副掌门竟行此等阴诡之事,枉你受人敬仰!”

“受人敬仰?”刘皓怒极反笑,“好名声全让叶修一人占尽了,偏生他还不领情。”说着用刀尖勾起蓝河下巴:“你这双眼倒是生的好看,明眸善睐,难怪他舍不得。”

“你什么意思?”蓝河皱眉。

“什么意思……”刘皓一个手刀将他击晕,“等你见到他,自然就知道了。”

 

叶修并不知道蓝河来寻他,他正与陶轩坐在嘉世对面的茶楼里。虎跑泉水煮的雨前,咕咕冒着泡,蒸出一室茶香。

他斟了一盏推给陶轩:“茶不错,试试。”

“叶修,你我初遇时,曾说要建立天下第一宗,所以才有了嘉世。”陶长老手未动,嘴上说道,“你也有过那等宏图大志,可惜一个苏沐秋的死就把你吓怕了。想建功立业,光潜心修道远不能够。”

“是我年少轻狂,拗于虚名,才害得好友枉送性命。”叶修神情冷肃,目光如炬,“可你实在不该明知有他,还把名头安到我身上,也万不该打那头妖兽的主意。”

陶轩道:“高位之下,向来白骨成堆。”

叶修冷哼一声:“那日你在白山湖底看见了沐秋,又听见了他的嘱托,却装作不知,一藏就是近十年,这份心思,确实是不安当一个嘉世长老的。可惜,心术不正就是心术不正,妄图走旁门左道便该料到有今日!”

陶轩拍桌而起:“叶修!”

周围人立时刀剑出鞘,叶修挥手示意他们退下,叹道:“也是我没当好这个掌门和他们的师父,看错了人,竟让你们有机可乘,闹到这步田地。”

“烂摊子我自会收拾好,还望陶长老到时也别忘记去替我们迎一迎你背后的主子。”

“沐橙,带陶长老回去好好歇着。”

他看着陶轩的背影,静默片刻后抬手灌下一口凉茶。茶香依旧,可惜人不如昨。他立于二楼窗前,眼底映出走过十余年的长街,神思漫漫,不知往何处去。突然上来一个张皇的弟子,轻飘飘一句耳语,叶修当即变了神色:“当真?”

“千真万确。”小弟子俯首,“我们的人引开了那帮死士,可让刘皓跑了,正是往白山湖方向去的。”

“去找方先生,让他带人截住死士后即刻前往白山湖。”语毕,叶修足下一点,飞身去向白山湖。

蓝河。

 

蓝河一有知觉就感到通体生寒,自己手脚被缚,嘴被堵住,半张脸埋在未化的雪堆里。他略一调整视线,就见刘皓手握长刀站在一旁,须发凌乱,目光发直。这人恐怕是要疯了,蓝河暗道不好,不免惋惜自己竟然是殒命于此。

不过须臾,远方有人穿林踏雪而来,此人立定:“刘皓,你何苦再多作孽。”

“我作孽?”刘皓反问,“分明是你叶大侠一日日将我逼到如今,到你口中竟然成了我自作孽了?真是好笑。”

叶修看到被刘皓捆在一边的蓝河,于是耐着性子劝他:“陶轩已然投诚,山海关至玉门皆有驻守,你非庸才,如何执迷不悟,作困兽之斗?”

“你以为我会信你花言巧语吗?”他一把抓起蓝河挡在自己身前,刀刃抵在蓝河喉间,“喻文州才给你施了两次亡灵咒你就回来,不就是放不下他。现在说这些话,不过是想先救了他再杀我。”

“你若真看重我,怎会让我在嘉世蹉跎两年?”

叶修嗤笑一声,也问他:“倘若不看重,怎么会让你当上副掌门?倘若不信你,怎么会让你喂了我半年毒?”

刘皓心绪十分震荡,眸色涣散,手也有些抖,在蓝河脖子上割出一道血痕。期间蓝河向叶修打眼色,方锐来了。叶修催动周身真气,道:“我何曾想过取你性命,从始至终,是你怨我惧我想杀我。”裂波斩

“不!”刘皓先是惊疑,继而转为癫狂,脸上扭曲出一抹笑,“你骗我!”他一招裂波斩挡下方锐的捉云手,飞速跃起携了蓝河坠入白山湖中。

“蓝河!”叶修惊呼一声后紧跟而去。

入水后,刘皓无暇他顾,当下便丢了蓝河。湖水幽深刺骨,他手脚不能动,也不敢挣扎,憋了一口气想能慢点沉底,兴许叶修还能找到他。

叶修没让他失望,蓝河恍惚间看见有人劈波斩浪朝他过来,正是叶修。怎料他俩刚刚弹出湖面喘了口气,湖底就传来一声咆哮,湖水顷刻震荡,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蓝河猝不及防,却见叶修脸色十分难看,蹙眉盯着湖心:“它醒了。”

“还有三天,恐怕是刘皓做了什么,妖兽提前冲破封印了。”

“那怎么办!”漩涡越来越大,就要把他们卷入。蓝河有心先上岸再想办法,被叶修拦下,“来不及了。”

“我和你一起去!”

叶修摇头,把他拉近,重重一抱:“你回去嘉世对面的茶楼找沐橙,要快。”

蓝河急到眼眶发红,但他也知道由他回去搬救兵好过留在此处。“叶修,你要回来,我还在等你,你要回来。”

叶修应好,转身潜入湖中,转眼就没了踪迹。

 

“叶修,十年未见,别来无恙。”这妖兽歪着头,“他恨你,怨气很大。”旁边躺着刘皓干瘪的尸体,两颗眼珠无神地瞪着前方,死不瞑目。叶修不免想到多年前刘皓刚刚拜入嘉世的模样,翩翩少年,跟在他身后,脆生生地叫他师父。

“他的魂灵告诉我,是你推他走到这一步,叶修,他是因你而死。”

“我没教好他,但引他作恶的却不是我。”千机伞开,叶修神色清明,“十年前你能诱我入幻境,十年后却未必!”

“那苏沐秋呢?”

“他不是因你而死吗?”

“叶修,你忘记他了吗?”

“叶修,你苟活十年,该给他偿命了。”

 

暮秋,林间小道上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你来我往打得不分上下,最后索性丢了招式一齐扭在地上。落叶插满发间,他也不管,撑坐起来两手一拱:“我叫苏沐秋,你呢?”神采奕奕,来日必非池中物。

“叶修,我叫叶修。”

“叶修,我想要三家融合,想修真者不再分三六九等。”这是长大的苏沐秋,志存高远。

倏忽一瞬,叶修便坠入混沌,脚底烧起一把业火,火光里有苏沐秋翻滚的呻吟,一刹在笑,转头又露出一张被热浪扭曲的脸,披头散发目露凶光,恨不能将他一口吞下解恨——“叶修,是你不知好赖,拖我入俗世,害我如斯!”说罢,即被火光撕碎。

是他被虚名浮眼,执意下山,又自视过高着了道,连累好友。业火烧进心里,烫得叶修吐出一口血。

这边刘皓又将他拉入一片冰湖,两人沉到水底,还是少年模样的他对叶修说:“师父,我想像你一般,当一代侠客!”说着话,那少年容貌突然枯败,被抽干了血气,剩一对死气沉沉的眼珠突兀地镶在眼眶,无神而凶狠地看着叶修,质问他:“你为何总是对我疾言厉色?为何看不到我!”

苏沐秋死了,你觉得是自己轻狂大意,学艺不精,贪名逐利,于是你就借口闭关逃避,抛下嘉世不管,今时今日的一切都是你作孽。叶修!

叶修被湖底冰水冻得不得动作,骨血里却被烧得灼烫,刹那间只觉呼吸不能,灵魂剥离。忽然有人伸手抚上他眉间,柔声道:“你不过一介肉体凡胎,免不得七情六欲,如何勉强自己行神佛事。”

“确实是我害他们……”

“叶修。”那人拂过他的脸颊,而后掰开他握拳的手指,一一扣入自己掌心,“我要救你,你却不听。人皆有自己的选择,你怎的不想想他们为何如此。”

“别叫已经牺牲的人失望。”

“还有人在等你啊,叶修。”

叶修道:“可是在骗我?”

那人却笑:“你睁眼一看便知我不曾骗你。”

叶修睁开眼,遥见苏沐秋气鼓鼓地瞪他:“笨蛋!我等你十年,你就这样回报我!”他手指在妖兽眉心,“千机伞在你手,我为你指路,叶修,还不动手!”

“叶修,我在等你,你要回来。”

如当头棒喝,他灵台顿明,纵身跃起,千机伞化伞为矛直取妖兽罩门。十年魔障,终于散尽。

 

蓝河与苏沐橙一行人赶至白山湖畔时,湖面浊浪滔滔,变幻莫测。苏沐橙拦住他,“叶修已入境中,旁人不得入。”

“他既答应了你,必定会信守承诺。”

只得等,等到无法再等之时,白山湖骤然一声巨响,炸起巨浪,震落了山石。蓝河终于在一片光影绰绰里看见了叶修——那人佝偻着腰,支着千机伞,似乎耗尽了最后一口气,而一双眼也寻到了他。

不晓得是如何走到叶修身边,他只听自己故作轻松的声音响起:“行啊,叶大侠,宝刀未老。”

叶修扯个笑瘫到蓝河身上,赖在颈窝里重重蹭了两下。听他絮絮叨叨,说到声音打颤:“招魂曲我都想了好几个,像什么慰叶郎,慰叶郎,魂系魂兮归故乡,总有一个能留你片刻,可是我又怕自己唱得太难听,你若听不懂,不回来可怎么办。”

叶郎听不下去,右手轻轻揩掉他挂在脸上的泪,再一指,点在蓝河心口处,“此即吾乡,不归何往。”


(六)

#少年子弟江湖老,逍遥侠客人间游。

    

那日之后叶修在床上躺了大半月,期间蓝河悉心照料,尤其在叶大侠添油加醋,为己谋利的言行之下,愈发“变本加厉”,恨不能长在叶修身上。

看得好心收留他们的茶楼老板娘牙痒,怒怼:“他又不是三岁奶娃,用得了吃饭喝水洗浴睡觉事事不落的盯着!”蓝河听后诚恳道:“我就是不放心。”

老板娘铩羽而归,恨铁不成钢:“他俩就是周瑜黄盖,绝配!”

苏沐橙摇头纠正:“是周瑜小乔,貂蝉吕布。”

至于那毒,许是喻掌门的亡灵咒练出了新境界,或是叶修激战中误吞了妖兽内丹后以毒克毒,总之,叶修其人仍可为害人间几十载。

又数月,他两人回到岭南蓝河住处。蓝河日日点卯,叶修百无聊赖翻去书房,无意发现蓝河一篇笔记,上书:何谓忧?三月飞絮,六月梅雨,冬月胡地封山雪。

叶大侠观摩半晌,眼珠滴溜一转,提笔回道:何为喜?三月共看风飞絮,六月同听雨敲檐,冬月双骑踏胡雪。

简而言之:与你,便是喜,甚喜。

至此,冬已尽,春将至。

End

 

·大删大改勉强完结了,也是没想到。算善始善终吧,希望各位看文愉快。


评论(2)
热度(22)

© 莫小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