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夜

我是个懒人,随意的懒人,不过坚持HE一百年

正文:

那是一个很长的夜里,梅长苏和萧景琰分开的第十一年的一个夜晚,是分别的时光里毫不起眼的一段。

年少时的别离来的这么猝不及防,少年们以为永远没有终点的美梦戛然而止,最后的一声珍重还未用上整个身心的情意。

哦,甚至没来得及道一声珍重。

离别后的时间又充斥着鲜血和仇恨,将原先差一点就一起跳动的两颗心隔得无限远。他只能将所有的思念和衷情都埋藏在心底,一丝一毫都不敢拿出来慰藉。因为这些情感是这样顽强,即使埋进最深的尘埃里,也会挣扎着开出花来。他从来没有讲过,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梅长苏非常脆弱,非常恐惧,只有把这些鲜亮的过往封存,他才有勇气前行。漫长的十几年,他都是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偶尔有一些光进来,母亲的,父亲的,同伴的,让他不至于放弃;而他要去的尽头,害怕有萧景琰,更怕没有萧景琰。

那一晚,夜很长,月很圆。梅长苏和萧景琰相隔两座城市,近十二年的光阴,不过好在他们有同一轮月亮,所有的距离都被携着绵长的思念的月光填得满满当当。

梅长苏露出久违的轻松的笑意:今晚月色很美,你知道吗,景琰。然后他抬手仰脖一口干掉快凉透的药汁……啧,真苦。

不过,仔细看,他的嘴角是勾着的。

这一晚,夜色浓重,梅长苏和萧景琰重逢后的第三年,非法同居的第一年,同床共枕的第忘记了多少晚。

梅长苏被夜里的风声吵醒,就着些些微弱的夜光,把蹬掉被子的萧景琰重新塞回去,再去关了窗,再蹑手蹑脚的躺回床上。萧景琰无意识地向梅长苏靠近,梅长苏轻轻搂住萧景琰,伏在他耳边悄声说:景琰,是第一场秋雨。

萧景琰当然没有理会梅长苏,嘟囔一声,挠挠耳朵,翻身调好了姿势,又是一场好梦。梅长苏无话,也赶紧闭上眼。许是进那黑甜乡里找萧景琰去了。

在那些梅长苏未曾谈及又被遗忘的梦里,他都无比庆幸自己最后的释然,放下对现在的芥蒂,对自己的成见。任何时空的距离都无法阻止两颗平等、赤诚又渴望陪伴的心的靠近。

满腹相思旧时光

一室春光好夜色

忍不住的碎碎念:我有执念,那姓梅的兄弟要是没有这么严重的心理纠结多好。

相爱的人大概是忍不住想分享一切给对方的;加上近日无心学业,成天摸鱼,遂成此一篇,各位消遣解闷也好。

其实混过了很长时间,总想爬出去,但是在坑底久了,每次奋力尝试都要带下一抔土,结果只能把自己埋得更结实……人生哪,就是这么不容易╮(╯_╰)╭不过,想得通呀(ノ=Д=)ノ┻━┻

评论
热度(3)

© 莫小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