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李泽言x你】少年期

瞎jb乱写,调节一下心情。

脱离游戏剧情。

只是我的臆想,跟悠然小姐姐不大相像。

-----

(一)

下午三点十分,炉灶上煨的汤正在小声翻腾,你心底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激动,催着你赶紧掀盖儿看看——刚开一条缝儿,蒸腾的热气就糊上了脸。锅里当然还是老样子,才焖了十来分钟,能有什么变化。

你突然觉得好笑,捂着自己左胸口,一颗心正扑通扑通跳得格外欢腾。不过就是李泽言出差回来,怎么毛毛躁躁就像回到了少年期。

少年期。

距老李同志报备的返家时刻差两个小时二十分钟,还有足够的时间供你回忆往事。

 

(二)

十七八岁的少年郎,两只脚还留在学生时代,一颗心早飞向了成人世界。

星期五放学铃刚响,高中各年级的学生就结着伴儿自校门口奔涌而出,乌泱泱一片人,吵吵嚷嚷,活像一群刑满释放的囚徒。

校门一出,被学科知识刻意压制的欲望瞬间回潮。关于偶像,关于新潮,关于少年间的情情爱爱。

“摩羯座的男人啊,双鱼女的恨。”好友挽着你的手走在回家路上,满脸痛惜地哀叹。

你怎么了?你问道。

好友一脸震惊:“这么大事你都不知道啊!”她抽出手敷上你额头,“学傻了吧。”

你也没客气,一把拍掉咸猪手,“世界没毁灭,地球照样转,别的算什么大事。”

“有事起奏,无事少犯病,爸爸没药。”

好友是个藏不住话的:“校花追校草呐,追了一个月,结果被校草高冷的丝毫不留情面的拒绝了。”

“噢,这回事啊。”你说,“我知道啊,但这跟摩羯男和双鱼女有什么关系?”

好友对你的八卦精神十分不满,“李泽言是摩羯座,校花是双鱼座啊。”李泽言就是校草。

噢。你点头,原来如此。

好友神色不善,革命友谊岌岌可危。你哈哈一笑,不逗她了。八卦几乎是每个女人与生俱来的能力,此等大事,在寂寞的校园里早就传过千八百遍了。

“李校草确实太不给面子。”你说。

“是啊。”好友附和,“校花给他送了一个月的早餐去告白,结果他就回一句‘你是谁’,然后就回去写作业了。换成是我,我当场就想从楼上跳下去。摩羯男真是太凶残了。”

“李泽言确实高冷又凶残,但他给像你这样的万千少女留下了机会,还把校花留给了万千少男,也算做了件好事吧。”

双鱼女的好友不干,“靠,我怎么会喜欢李校草那样口嫌体正直的傲娇闷骚摩羯男,你才对李泽言爱得深沉!我明明喜欢许老师那样的温温柔柔大哥哥好不好!”

"好好好,我对李泽言爱得深沉,你只是喜欢混在人群中跟着李校草的步伐而已。"你顺着好友的话,艰难地维系着你俩的友谊。

不过说真的,你是挺喜欢李泽言的,但是很难准确地定义这种喜欢。优秀闪着光的少年怎么会不招人爱呢?那是一个成绩当万能滤镜使的年代啊,一点点高冷闷骚算得了什么。

 

(三)

李校草身在江湖,江湖也确实到处都有他的传说。不过两个礼拜,李泽言与校花之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纠葛已经衍生出八百个版本,来个戏台班子一改本子就能唱了,保准赚够看客的泪。

如花美眷爱上不识趣的富家子弟,还愈挫愈勇,愁坏了一帮校花的拥护者。你看着那些使不光力气的小朋友们叫嚣着要去给小李一个教训,啧啧摇头长叹一声,拾笔投入题海。

你自认平庸,还是个胆小且怂的人,却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心底喊道,李泽言,你千万不要动摇,一定不要答应。

“欸,听说校花要发起第三波告白冲击啊。”

“牛逼。”

“她还不死心啊。”

“啊,我也要去找校草告白。”

“靠,李泽言那么嚣张,堵他去不去!”

一句句全卯着劲儿狡猾地钻进你的耳朵,要是能跟校花一样有勇气就好了……你猛拍两下自己的脸,督促道:专心!努力!奋斗!学习!

 

(四)

年轻意味着什么?年轻意味着无限的可能性,意味着一个头脑发热的的举动可能就会影响今后的整个人生。

校花又在跟李泽言告白,你只是没考好想找条僻静的路回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给撞上了。鬼使神差地,你悄悄躲在他们地视线死角中偷偷观察。

李泽言一张冷脸站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校花又被拒绝了,正委屈巴巴地问李泽言,你是不是讨厌我。

“我不喜欢你,也不讨厌你。”李泽言说。

啧,这话狠的。你对我就是个陌生人,你在我眼里就是tan90°。这一刻,你突然意识到,李泽言不仅高冷又闷骚,原来还可以靠一张嘴大杀四方。

校花一听,憋足了劲也没压下一声呜咽,含着泪跑了。你站在原地,李泽言肩上背着书包,眉头微皱,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

突然一阵脚步靠近,你抬眼一看,不是那帮吵吵着要给李校草点颜色看看的朋友嘛!于是你一个箭步冲出,扯过李泽言的手,头也没回地大喊,快跑!后拉的阻力告诉你李泽言就在身后跟着,你们拐进小巷,加速流动的空气划过你的面颊,脚步声啪嗒啪嗒,像是拍在心上。

很快就成了李泽言拖着你跑,不知道是不是处于江湖义气,总之他没把你丢下。你们并肩在躲在一个拐角处,贴着墙,屏息凝神,听着一群人咋咋呼呼走远了。剧烈的奔跑,短暂的歇息,你的胸腔以高于平常的频率起伏,你们的手握在一起,裹着一层汗,仿佛能感受到对方的血液在脉搏中奔流。

欲望,少年。

你突然很开心,没忍住,低头轻笑了一声。然后李泽言一把甩开了你的手,以一种复杂的你读不懂的表情看着你。

“你想说什么?我为什么笑?我是谁?我为什么拉着你跑?他们为什么追你?”你不知所畏,盯着李泽言一张黑脸,话就像倒豆子一样出来。

李泽言似乎愣了一下,接着动动嘴皮子,莫名其妙。再接着,脚步一转,扬长而去。

十八岁,你跟李泽言的第一次正面接触。

你后来想,自己当时一定是疯了。因为你还对着他的背影大喊:“李泽言!我是高三六班的,我叫xxx!”(此处请自行代入自己的名字,好吧,其实是我懒得起)

李泽言当然没有回头。

 

(四)

日子照样过,男神照样偷着看。没什么改变,也再没什么巧合,毕竟不是小说,人生苦逼依旧。你的昨日壮举仿佛蒸发一样,你依旧是穿着校服的庸庸碌碌人世一颗尘。

但艺术终究还是来源于生活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生活比小说更狗血。

那是一个鸡飞狗跳的早晨,你即将迟到,一手豆浆,一手啃过的包子,肩上一只将掉未掉的书包,一路左冲右撞赶着最后时限。然后砰一声,人仰马翻,豆浆洒,包子飞。

靠!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不由分说的把你拉起来。你揉着屁/股抬头,是李泽言。他臭着一张脸,说不出是嫌弃,还是关心。

跟所有少女小说里描写的一样,你的一颗心在胸腔里扑通乱撞,面上飞红。一瞬呆滞之后你飞速抽出自己的手,带得自己一个趔趄,又被李泽言啧一声抓住。

“躲什么,你胆子不是很大吗?

呵呵。你干笑。天可怜见,此情此景,任何一个女性——只要不是脸皮厚到成精——哪怕是对着一个毫无非分之想的男性也会窘迫吧。你还记得我啊。

李泽言撒开手,回敬一个不怎么善意的眼神,接着捡起在地上躺尸的早餐丢进垃圾桶。你听见他说,嗯。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妙不可言。

李泽言拎着包子残骸的样子一点都不愉快,你赶紧掏出一张餐巾纸递上,不好意思啊。

他接过纸擦了两下,“白痴。”

什么?白痴?再说我吗?

“迟到了还不走!”

你连忙回神,隔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他后面。也没胆子去问他白痴说谁,更不敢学着杨过去套路他。于是你也没听到,他双手插兜走在你前边,又低低地说了声,白痴。

 

其实那个早晨除了鸡飞狗跳,还有别的可以说道。

你只吃了半个包子,第一节课没过完肚子就饿得咕噜咕噜叫。不叫倒好,只要忍受肉体的伤害,一叫,声波传递到教室,还得捱过精神上的摧残。羞哉!耻哉!

同桌是个好人,课后掏出自己的口粮给你救急。你刚刚扒开零食袋,就见班内一阵骚动,随即一声“xxx”(你的名字,别忘了)。

李泽言?

你没动,李泽言就立在你们班后门口又喊了声,过来!

你放下原封未动的食物过去,他腾得递过来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直愣愣戳在你胸前。

你莫名其妙,“给我的?”

李泽言似乎有些不自在,手直接一松,袋子掉在你怀里。“早饭。”

你抱着袋子看李泽言潇洒而去,直到班里同学意有所指的起哄声在你耳边响起,才反应过来,匆匆忙忙跑回座位。

同桌平时是个乖学生,此时两道极具探究意味的视线紧紧黏在你身上,“什么情况啊?”

你心道我也不知道啊。四目相对许久,你说,他把我早饭撞没了。

同桌视线往袋子上一扫,嘴巴一张,呵呵。

你道,这可能是有钱人的单纯吧。你还要吃吗?你举着同桌的救济粮问同桌。

同桌一把夺过口粮,呵呵。

这个课间你还是没能吃上东西,都是李泽言。

 

(五)

那天过后,你与李泽言的坊间传闻开始流窜,人群中停留在你身上的视线也多起来,甚至,你与李泽言的狭路相逢也跟着变多了。

好友扒拉着自己的星座大全,煞有介事地说:“春天就要来了,我夜观星象,你红鸾星动了。”

彼时,气温零上一度,你解决掉最后一口饭,淡定道:“你抽空去个医院,不能再拖了。”

话虽这么说,但你也觉得春天怕是不远了。

李泽言三天两头带着点东西往你们班后门口一杵,少年情怀,有什么不懂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你不敢说,向来只有毫不在意的人才能横冲直撞,心里有鬼的从来只有思前想后。

放学路上的越来越多的偶遇,校园里日渐增长的擦肩,还有抽肚里每天报道的酸奶。有些情绪不言自明,但又没人去说破。

你觉得自己像只温水里的青蛙,而李泽言就是那个点火的人。不过,你们一个愿意在锅里呆着,一个也乐得在锅外守着。

总是诗嘛。

 

(六)

学校里对你俩的关注度早下去了,对板上钉丁儿的事自然不会给予过多注意力。高考在头顶压着呐,谁这么闲得慌。

戳破在一模过后。

成绩难免起起落落,你考的不大好,几个月的压力积聚,堵得心口难受。本来也什么,只要没人在伤心太平洋的时候来句嘲讽,或者关心。李泽言偏偏就要来。

年级榜都放着呢,李泽言三个字呆在前面,压着底下一票人。

教室里空空荡荡,都去吃饭了,李泽言就是这时候摸进来的。一屁/股占了你同桌的位置,拿过你卷子一看,就说:“这种题目都错。”再前后一翻,批道:“简单的要错,难的又不会做,你还能考几分。”

妈的,李泽言。

你夺回试卷,一眼瞪过去。可惜你心里难过,嘴上不会吵架,当时泪腺还有些发达。半句争辩的话没出口,眼泪就吧嗒一滴先落了下来。

李泽言这会儿不淡定了,着急忙慌半天没找出一张纸,只好拉了袖子往你脸上抹。

我是说,你可以考的更好的。

女人一哭就不容易收住,尤其是有人温声细语安慰的时候。

你别哭了。

我要考X大,你这个成绩,他顿了一下,还是选择说实话,你这个成绩不行的。

你怒气攻心,挥开他的手,我干嘛跟你考一个学校!谁要跟你在一起!

李泽言顿了一下,随即捧住你的脸,严肃道:“你不跟我在一起跟谁在一起!”十八岁的李总到底还没把狂霸之气修炼到炉火纯青,说完脸上就有些发烫。

“你是我女朋友,必须要跟我在一起。”

你也才十八岁,男朋友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你还能讲什么。

眼泪被惊得缩回眼眶,堵出了一个鼻涕泡儿。李泽言嫌弃地用袖子揩掉,“笨蛋。”

 

(七)

恋爱有时让人无脑,有时也能提高智商。前者是因为肾上腺素,后者是因为多了坚持的动力。

那天之后一直到高考前夜,绝对是你努力到值得载入个人史册的岁月。但是,都说了生活不是小说,那谁说过,努力是最基本的事,那谁也说过,有些事是努力也改变不了的。比如智商,比如X大的分数线。

你跟李泽言约在外面,心情十分低落。

你一头撞到他的肩膀,声音闷闷的,李泽言,我没考上,你还当我男朋友吗?

他收紧手臂,不然你想当谁女朋友。

“可是我们不能在一个学校了。”

他沉默了一阵,说:“你考不上是正常的。”

你抬头,这是人话?

“我估计你是考不上的,但你这个人没有斗志,目标要是再低一点,你可能考得更差。”

你问他:“你就不怕目标太高,我更加丧失信心?”

李泽言沉吟半刻,说:“不会的。”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啊。”

不料他嘴角一弯,“你为了我肯定会努力的。”

靠!

你一把推开他,就在暴走边缘了又偃旗息鼓,因为你知道,他说的实在是太对了。

“你可以报我旁边的Z大,如果你愿你的话。”他说,“但是专业选择余地可能没那么多。”

最后,李泽言自然地去了X大,而你,选择了距他两个小时车程的R大。谈恋爱归谈恋爱,人生还是自己的。他跟你,都是理智的人。

不过两个小时,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不过话虽如此,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地苦楚你俩也尝到不少。

 

(八)

后来的事挺平淡,也挺热闹。左不过吵吵闹闹,磕磕碰碰,最后依旧恩恩爱爱。

时间最不会变,也最没有定性。

往前,仿佛看望不见头,朝后,却也磕磕绊绊走了那么远。有时觉得一生还十分漫长,有时又觉得酸甜苦辣轮替着来一回也就过完了一辈子。恍若昨日,犹如今朝。

 

(九)

门口一阵铃响,你跑过去开门,正是李泽言。

摩羯男温柔了眉眼,倾身给你一个拥抱,还在耳边落下轻轻的吻。

“欢迎回家。”

 

(十)

对昨日有交代,对明天有期待。生命最好的状态在遇见李泽言之后都有,再好不过。

 

 

评论(3)

© 莫小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