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冬天的故事(一、二)

无良作者良心发现,决心填坑。2018.9

没什么用的修真设定,传统套路。

(一)

#故事的套路告诉我们,主角的一生,不可以太顺遂。

 

今年的杭城格外冷。雪骤风疾,如刀剑割骨剜心。

天色将明,一黑衣青年于风雪中自北而来,斜身,右手拖了把铁制大伞,三步一晃地走。突然,他停下脚一阵猛咳,竟呕出一口血。青年急促地喘息几下后摔倒在地,慢慢阖上了眼。

滚烫的血融掉了冰凉的雪,但很快又盖上新的。

他是叶修,叛逃嘉世的前掌门。

 

凌晨,雪刚停。有一行三人于一条僻路上打马而过。打头的青年乌发束于脑后,携一把长剑,耳鼻冻得通红,一双眼直视前方,神色肃然。

“蓝河。”中间的青年哈出一口气,“你说叶掌门他真的入魔了吗?”

 

三日前,嘉世长老陶轩以三十具嘉世弟子的尸首为证,称掌门叶修堕入魔道。嘉世缉拿无果,反被他重伤门徒后逃脱,不知去向。

三十名弟子皆死于叶修神兵长矛却邪打出的龙抬头之下,只有叶修才会的龙抬头。

此事一出,舆论霎时哗然,说叶修狼子野心终于显露的,或事坚信嘉世为利陷害叶修的都有。江湖人言还在纷纷,嘉世的江湖通缉令却已经发出去了。

兹事体大,风云骤起。

蓝雨位于岭南边陲,新任掌门喻文州又多受人诟病,这些年江湖地位不上不下。蓝雨跟嘉世尤其关系不睦,常被打压。他们在杭州分坛的主管事半年前调回蓝雨,如今嘉世事变的消息刚发回蓝雨,仅剩的几个人也被紧急叫回。至此,蓝雨在杭州的人手全部撤离。喻文州把蓝雨摘得干干净净,摆明了不想淌这趟混水。

可这是明面上的,嘉世内乱,这么一块肥肉谁不想来舔一口试试。蓝河想,他向来只想修武问道,却偏偏当了蓝雨在杭州分坛的副管事,少不得勾算人心,如今麻烦事又一件件接着来。

 

“我不信。”走在最后的人扬声道,“那陶轩看着就一脸阴邪,指不定就是存心构陷叶掌门。他寻了孙翔那愣子来当掌门,摆明就是想自己操控嘉世。”

“你少说两句!”中间的人转头喝道,“我们还在嘉世的地界上,小心祸从口出!”

于是被说的人撇撇嘴,不再发言。

 

叶修少年扬名,是大英雄,现今却背着一身骂名不知所踪。蓝河环顾四周茫茫一片,心里也生出茫茫之感。悄声叹道,叶修啊。

 

蓝雨喻掌门多智近妖,又因旧疾常被人非议,因此更加谨言慎行,也常以此教导门徒。此言有理。

雪林间飞出三支短箭,直冲三人!蓝河侧身避过一箭,长剑顺势而出,“有埋伏!”其余二人也是反应极快,迅疾抽剑挡下一击。

笔言飞怒喝:“何人在此装神弄鬼!”

三人精神高度集中,仔细向四周探察后却并无所获。此间万籁俱寂,只林间偶有落雪声,辨不出其他人妖的气息。

蓝河只得收剑:“先走吧,敌暗我明,一时半会儿找不出他们来。如果真是冲我们来的,总还会挑时机下手。”

系舟点头:“还盼千万不是冲我等而来,放箭的人无声无息,肯定不好对付。”

“别真是嘉世派来的吧,我们都走得这么利索了。”

“还说!就你有嘴!”

“我……”

蓝河轻击马肚:“好了,二位大哥赶紧走吧,岭南还远得很呢。”

刚走出两步,又有数支短箭飞来!蓝河的马儿腹部中箭,一声哀鸣,将他掀下马背。

“当心!”一个后翻站稳,蓝河面向来箭方向。

这一次,这些神秘人下了死手,利箭不断裹着真气穿风而来。一阵剑影缭乱后,战势稍歇。三人肩背相抵,皆有些气喘。

笔言飞捡起一只断箭,看后摇头道:“看不出是谁家的。”

蓝河朗声:“林间是哪路道友,有什么冲突不妨出来说!”

无人回答。

笔言飞咒骂一声:“呸!躲在后头放冷箭算什么本事,能耐的就出来,当我蓝雨怕你们不成!”

蓝河环顾之下,仿佛看见雪地里有一块黑色布料在动,一只胳膊?来不及细看,林中猛地窜出几个白衣蒙面人,杀气腾腾!

蓝河三人力有不殆,身上都挂了彩,敌方正成合围之势朝他们步步逼近。他握紧手中剑,稳住气息:“我们有何仇怨,竟要下如此杀手!”

系舟是个药修,对生灵气息比其余两人敏感。此时隐约发现了些许不对,眉头紧皱,提醒道:“这些家伙不正常,不像生人。”

对方仍一言不发,目不斜视朝他们扬剑。

笔言飞吐出一口混血的唾沫:“来吧!让你们瞧瞧笔爷爷的厉害!”

一招、两招、三招……蓝河斩杀两人后腹背受伤,猛退几步,踩在一突起处。还未站稳,敌人就一剑照他面门劈来,他本能挥地剑抵挡,没力了。电光火石间,他想到自己在杭州分坛呆了大半年,才堪堪在追杀令上一睹叶修大侠的真容,竟然今日就要冤死在荒郊野岭了。此生之憾,可叹甚矣。

然而,脚下的地动了!

风雪瞬息即起,一阵劲风扫过,蓝河睁不开眼,手中的剑也脱手。但恍惚中他意识到,自己没死,还活着。

是叶修醒了,身上的伤口都被冻住了,只是手被人踩得生疼。这些白衣人一看就知是刘皓的手笔,此刻不知在跟谁打。他于混战中撑着千机伞爬起来,掐诀起势。

雪停风歇,蓝河睁开眼,却见一个满脸是血的人支一把奇怪的伞站在他身前,地上歪七扭八横躺着一片人。

“系舟!老笔!”

地上的人爬起来了,笔言飞与系舟围拢至蓝河身侧。

“追了我两天两夜还不肯走,凭着这么些玩意儿就想杀我?”叶修毫无惧色,目光沉沉望向林间,“当真忘记自己是谁交出来的了?”

半刻寂静之后,蒙面人撤了。

蓝河三人惊疑之下面面相觑,一时无言。还是他最先缓过神,走到叶修跟前,抱拳俯首:“在下蓝河,我等是蓝雨门下弟子,今日多谢兄弟出手相救,不知尊姓大名,日后定当重报。”

那人身形不动,只半垂着眼皮,面色十分苍白,只字未吐便一撒手,丢了伞,直愣愣倒向蓝河。

“兄弟!兄弟!”蓝河托不住,惊呼一声就被叶修压着倒在地上。

 (二)

#爱情的套路告诉我们,英雄救英雄,是互许终身的最好开端。

 

他的两个同伴先回蓝雨了,四个人目标太大,不宜躲藏,他们三人中又以蓝河功夫最好,受伤最轻,是故由他照料这位救命恩人。但这是蓝河有意为之。

他此刻颇不宁静,一是救命恩人脉象浮动,药修同伴瞧不出根源,只能留下两幅伤药,粗浅治了外伤,而后听天由命;二是等他擦去这人糊面的全部血污冰碴之后,竟与嘉世追杀令上的叶掌门有七八分像。

叶修自白山湖之战后扬名天下,正式就任嘉世掌门。而后三年,嘉世日渐壮大,直至成为修真界的名门大派,他功不可没。但这位叶掌门却十分低调,要出面的场合几乎全由长老陶轩代劳。而后更一头扎进武道,甚少问俗事。江湖间总有叶大侠锄强扶弱的故事传出,只是叶大侠依旧不声不响,反倒是嘉世愈发昌隆。人皆道叶修是个淡泊名利,一心问道的痴人。

那时蓝河还是溪山脚下刚没了爷娘投入蓝雨的苦孩子,后来也不是修真界的第一流人才,自然没见过叶修。

可是,他现在,似乎见到了。

时间,地点,人,不能再巧。

“叶修。”他道,“你是叶修吗?”

躺着的人昏着没回他。蓝河自顾自站起来,没头绪地乱转了两圈,继而仔细检查了一遍有无追兵。外面雪又积了一层,他转回叶修跟前。

这个人眉间紧蹙,面色泛青,寒冬腊月藏在破庙里还出了一身汗。蓝河小心按住他抽搐的手脚,“快些醒来罢。”

“倘若你是叶修,这么死了未免太憋屈。”他轻声说,“快醒罢。”

 

叶修悠悠转醒时就感到自己右手腕被人攥着,脚也被压住,却都避开了他的伤处。视线一偏,便看到一人以极其扭曲的姿势蜷缩在他旁边。稍一动,那人就醒了。

蓝河自己也受了伤,没撑住眯上了眼,但他精神紧张,叶修一有动作就跳了起来。外头风平浪静,只是原本晕着的人正睁眼看着他。

蓝河一阵欣喜:“你醒了!”

叶修撑坐起来,点头道:“多谢小兄弟搭救。”蓝河赶忙扶他,“是你救了我们,知恩图报,应该的。”

“他们来杀我,你们无故被牵连,你不怪我,反说我是救命恩人。”叶修拂开蓝河的手去拿武器,“如今再救了我,不怕我醒来杀人灭口?小兄弟,你实在是傻。”

叶修的声音温吞又冷淡,好似一切与他无关。蓝河莫名生出小股火气,开口便咬了一股劲:“我叫蓝河。”一顿,又说:“我信你是个好人,你还有伤,别乱动。”

叶修见青年板着一张脸的正经模样,觉得有趣,不禁失笑问他:“你信,我就是个好人了?小蓝,你知道我是谁吗?”

蓝河被他一说倒想起来,于是眼睛不眨,紧张道:“你是叶修吗?”

被问的人但笑不语,甩过来一瓶药:“一日两次敷于伤处,三日后保你生龙活虎。”话音落,人已经走了。蓝河追出去,但叶修的身影早看不见,矫健得根本不像身受重伤。他攥着这瓶药,立在微亮的天地间,遥遥听见叶修一声“后会有期”伴风而来。

他摸摸耳朵有些捋不清头绪,却一不小心露出门牙,随即被冻得一个哆嗦,于是赶忙箍紧衣领,也遁入这冰天雪地一片白。

后会有期,叶修。


 
评论
热度(4)

© 莫小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