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周/言白】瀚海星流 告别游戏 坑了

#满足私欲,想写一篇冷漠暴力很带感的同人,不晓得能不能成功。估计挺长,剧情不知道能不能坚持走完。

#私设满天飞,人物OOC,剧情不跟游戏走,我怎敢跟叠纸比脑洞。慎入,慎入。

#没有超能力,就当是特工杀手组织之类的吧。

#教授还是教授,大明星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明星,警官还是警官,总裁是个开饭馆的总裁。

#我需要一个女性角色把他们几个串起来,但是没用女主的官方名,中途可能会出现一些推动剧情的必要角色。

#旧情复燃的许周,你来我往骂出感情的言白。写到哪儿算哪儿吧,可能心情好了就不写了。

#预警就到这里了,有兴趣就看看。么么哒~

-----

00

有些人自诩正义伟岸,叫嚣着要照亮全世界;有些人潜藏于黑夜,见不得光却追寻着光;更多人蝇营狗苟终其一生,从未想过昼夜间还有暗潮汹涌。

 

01

“……最近势头强劲的新晋小生周棋洛被拍到和一神秘男子深夜进入市郊一座别墅,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左右,周棋洛才从神秘男子家中出来。两人举止亲昵……”

视频里一个模糊的画面上,一个男人揽着另一个男人的肩,站在一间别墅门口。被揽着的男人头上画了个圈,注明了是周棋洛;另一个面容模糊,只画出一个问号,被称为神秘男子。

周棋洛,许墨无声念出这个名字。这个小明星他再熟悉不过,而另一个人,在他眼里也不神秘,是李泽言。一个厨子,或者说,一个十分有钱的厨子。

许墨想,谁家敢把这条新闻放出来,够胆。

实验室里的女学生盯着手机屏幕里播送的八卦,看得津津有味,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老板站在身后,还陪着自己看完了视频。

许墨轻咳一声,那女生登时如梦中惊醒,惊呼一声慌忙站起来:“许老师好。”手机在慌乱中从桌面坠下。

许老师不动声色,抓住掉落的手机还给她,弯了眉眼温柔道:“下班了,早点回家。”

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一下子红了脸,磕磕巴巴地点头:“好、好的。”

还在摆弄实验仪器的同事见状跟许墨喊话:“小许,今天不加班啦。”

许墨扬扬手:“是啊,今天有事。”

同事哈哈一笑,揶揄道:“我瞧你一天都盯着手机看,是赶着去跟女朋友约会吧。”

许墨摆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没回,转身出了研究室。

同事不死心,怪可惜的跟实验室里的女同胞们说:“小许也心有所属了,你们没机会咯。”

女同胞们纷纷配合道:“是啊,是啊,您招女婿的心愿怕是要落空喽。”

 

已是夏末,大学里的绿叶渐渐染上秋色。

第五年了。

许墨的手机一阵抖动,是一条短信。季苓发来的,他正在追求的对象,准确点说,是他正在追求的任务对象。

22岁的小姑娘,刚刚大学毕业,多好的年纪,偏偏遇上这种事。许墨惋惜地摇摇头,点开短信:“我已经下班啦,但碰到了晚高峰,不过我一定开足马力,绝不迟到!”你瞧,字里行间都是抑制不住的青春洋溢。

他动动手指,回道:“我刚刚下班,路上注意安全,不要着急,迟到是女孩子的特权。”

 

咖啡,酒精,还有隐约的食物味儿,混着舒缓的乐声流淌,悄悄填满男男女女寂寞的心。追寻、试探、相依偎,争吵、陌路、爱别离。这些,许墨都曾经历过。

但对于季苓……

还是许墨先到,他点了杯咖啡倚在靠背上,难有的松懈模样,目光不知汇集在何处。神情有些疲倦,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要取得另一个妙龄女郎的信任,实在是很费心力。尤其对于他这种情感匮乏的人,更要命的是,他为数不多的感情早打包送人了。

对于季苓,他希望一切顺利。生活在阳光下的人,永远不必来体会夜的黑。许墨轻轻抿了一口咖啡,回过神,想道:无知实在是生命的大幸,毕竟真相总是那么血腥。

咖啡馆的门被推开,铃铛发出一阵脆响,季苓来了。

年轻的姑娘是个新上任的制作人,日日忙得昏天黑地,再好的遮瑕都盖不住眼底隐隐的青色。但此刻跟着步调偷偷舞动一头栗色长发,显然在说主人心情不赖。

许墨笑着打了个招呼,起身给女士拉开椅子。

对外,他一直是个十分讲礼节的人。周棋洛曾不止一次笑他假慈悲。也没错,分明干着夺人性命的勾当,还要在生前死后替被害者虔诚祈祷,确实虚伪。所以许墨从不生气,他只会笑着揉揉搭档的后脑,然后固执地完成自己虚假的仪式,似乎这样就能减轻些杀孽。当然,他也有回嘴的时候,揶揄周棋洛脸上含笑,心里藏毒。周棋洛听了当然不肯,一个劲儿追着许墨闹。

然而那时两情相悦,嘴上的不依不饶最终都会变成唇与齿的亲密无间,不过是蜜里调油,锦上添花。

后来,也没什么后来了。

“许老师?许老师?”季苓连叫了两次,许墨才“啊”一声收回神智。季苓见他少有的神情恍惚,有些好奇,打趣道:“你在想什么漂亮姑娘,心都飞到天边了。”

许墨倒没什么不好意思,说:“最漂亮的姑娘坐在面前,我怎么还会想别的。”季苓一听就面上泛红,许墨补充道,“连着加了好几天班,有点累。”

季苓是个好姑娘,立马关心道:“一定是节目的事让你加重了负担,实在不好意思。”

许墨说:“那你打算怎么犒劳我呢?”

季苓一愣,道行明显不够,支吾半天:“你说呢?”

许墨忍不住翘起嘴角,佯装思考许久,说:“那就周末陪我出去一趟吧。”

对面的姑娘又是一怔。

“怎么了?已经跟人约好了吗?”

“啊,不,没事。”季苓说,“那就周六?”

许墨点头:“那你的周六就是属于我的了,不能再给别人哦。”

 

一顿饭,两张嘴,却不止四只眼睛。

白起藏在餐厅角落里很久了,还带个小跟班儿。他不是来盯许墨和季苓的,他盯的是李泽言,还有那个不久前才频繁出现在他身边的小明星,周棋洛。

李泽言跟那小明星的接触并不像报道的那样引人遐想,这反倒更耐人寻味。不过,他俩今天有些奇怪。白起顺着李泽言和周棋洛的目光看过去,正好落在季苓和许墨那桌上。

这是什么情况?你爱我,我爱她,他不爱我,她也不爱你?

白起一门心思全放在李泽言身上,面条有一口没一口,吃的没滋没味儿。反倒对面的跟班儿哧溜溜吸着意面,兴致盎然。

白起怒叹一口气,小跟班听了立马热情招呼道:“白哥,你怎么不吃啊?味道一级棒!”

白起一把扔掉叉子,说:“我叫你来干嘛的!就知道吃!”

跟班也叹一口气:“我知道你放不下那桩案子,但是五年过去了也没啥进展。”他放下叉子,眼神向李泽言一指,说,“你看,你盯了李泽言五年,人从华锐总裁变成了伙夫,除开今年疑似找了小情儿,一点动静找不出来。”又一指季苓,“你盯着妹子也快四年了吧,啥都没发现,现在男朋友都快找到了。”

“至于那个周棋洛,确实有些奇怪,但我们从他出现在季苓身边起就一直有关注。最近又进了娱乐圈,值得注意。”

“但哥们真心劝你一句。”同事说,“五年前的案子你就当过去了吧,真翻出什么线索来,咱哥俩可搪不牢。”

白起没说话,兀自目光沉沉。

“五年前的案子没那么简单,我一定会查下去。”

同事默默看了他一会儿,拿起叉子继续吃面去了。再开口,已经开始插科打诨,讨论到周棋洛跟许墨谁才会赢得季小姐的芳心。

白起一翻白眼,道:“我看好李泽言和周棋洛。”

 

饭后,有礼貌的男士照例是要送女士回家的,小明星跟前任总裁也准备起身了。

同事纠结道:“白哥,咱俩跟谁啊?还是你一对我一对?”

白起拍板:“跟李泽言。”

 

李泽言,照例一张看不出表情的脸,两道目光不着痕迹地在许墨和周棋洛之间打转。

“他比你绅士多了。”彼时,周棋洛正狼吞虎咽解决掉第三个布丁。闻言,头也不抬就说:“那都是假慈悲。”

李泽言看着多出的又一个空碗,说:“你不是来看他吗?”

“谁说的,我来看苓苓。”

“我有说是许墨吗?”

周棋洛一愣,咽下最后一口布丁,又盯住了李泽言面前的,目光灼灼,“你不吃吗?”

李泽言面色冷,口气也冷:“不吃,做得太差。”

“你做的好吃,但是你又不做。”周棋洛不客气地伸手。

刚舀两勺,就听李泽言说:“他们要走了。”

“走!”周棋洛放下勺子。

李泽言看了眼剩下大半的布丁。

周棋洛擦擦嘴:“确实不大好吃。”

李泽言没说话,目光从周棋洛身上划过,面上突然多出一丝笑意。

“怎么了?”周棋洛问。

“一个小朋友,有点麻烦。”李泽言虽然这么说,却一点听不出麻烦,反而有些压抑的雀跃。

周棋洛没太在意,他的心早跟到别处去了。

------

话说许周为啥这么冷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摸鱼,下一更不晓得在哪里。

评论(6)
热度(51)

© 莫小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