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Another Like You(完)

叶蓝单身,酒吧相遇,互撩互损。情人节要找个情人过啊。

题名为歌名,Hayes Carll的这首歌是真的好听又有趣,安利。

崩是有的,隐藏剧情也是有的,但个人觉得写蛮明显,就不赘述了。至于老叶为啥不抽烟,em……

 ============

叶修退役了,但荣耀没退,荣耀里的对手老友也还连着。可是荣耀女神再怎么风姿绰约也不能搂着暖被窝,兄弟再怎么情深义重也不好互吐唾沫、负距离接触。

嗯?后一条还真不一定。

今儿2月14,情人节。北京的带霾冷空气压不住红男绿女骚动又滚烫的心,有伴儿的在外面野,没伴儿的野在外面。

叶修被诸如大眼儿王、话痨黄、手残喻、女神苏之流以友情、亲情之名威胁,极不情愿地出来寻觅良人。他捧着杯花花绿绿的饮料,瘫在酒吧的沙发上,愣是把肚子支成一张桌子。苏沐橙见了就咯咯笑他,叶修也不在意,轻轻弹一下小丫头的脑门,柔声道:“别闹。”

女神笑得更开心,伸出大拇指赞扬他:“你真是个绅士。”

叶修点头毫不谦虚的收下,惹来黄少天一阵唠叨,吵得他跳起来逃开这一片是非地。

老叶确实是个绅士,但从绅士到撩客,有时只需一两滴酒精帮助,尤其像他这种二十多年仍旧一杯倒的人。

他其实有些醉了,但只是微醺。微醺最是正好,刨去了世间的尖锐,留下一片朦胧的温柔,扔掉条条框框的陈规束缚,放出灵魂里潜藏的自己。混着酒精味的各色香水弥漫,嬉笑啜泣伴着歌手的人声和吉他响起,声色都谈不上十分享受,但他有点小醉,便自然地多了些包容。

至于拉着自己队长不撒手还不停嘴的黄少天,大概是个变数。

叶修走了两步靠在吧台一角,偶尔转动眼珠瞧瞧这里的人,偶尔神思渺远,不晓得想起了谁。

有个男青年端着杯酒,晃着脚步朝他过来了。

这个男青年叫许博远,但更多人叫他蓝桥,也有些人称他蓝河,还有些人总低低哑哑带着笑意叫他小蓝。

小蓝也有些醉,比微醺多一点点,摄入的酒精量刚刚好够他暂时放下面皮,抬脚迈向这个他肖想了很久的男人。

叶修认不出3D版的蓝河,他看着小年轻过来面朝吧台在他身旁站定,而后微微侧身,慢慢抬起自己微红的眼皮看过来,软糯糯地开口:“交个朋友?”

老叶听了眉毛一抬,斜睨着他道:“你家门都不报,就来交朋友啊?”

就是这个腔调,蓝河转过身,勾起嘴角,“我叫蓝河。”

叶修眼神一动,转过头来,眯着眼说:“蓝河?”像是把这两个字放在嘴里细细品过一遍,继而轻笑一声,“巧了,我有个朋友也叫蓝河,也是男的。”

“噢——”蓝河将一侧的手肘靠后搁在吧台上,拖长了调,笑着回他,“那他——是你什么朋友?”

蓝河看着眼前的男人双唇轻轻抿过杯沿,喉结一动,放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你猜。”一瞬呆滞,嘈杂的空气倏忽静了,他一定是故意的。

“我猜,一定不是什么好交情。”

“猜错了。”叶修砸吧一下,摇头道,“是好朋友。”

蓝河思绪一转,冲叶修笑道:“我还以为是男朋友。”

叶修听后也笑,“是挺合适,跟个小保姆似的。”

“这话说的。”酒精也麻痹不了他对这仨字的敏感,“大清早亡了,兄弟。”

“兄弟?”叶修笑出了声,凑近他用气声说道,“我以为你想当我男朋友来着。”

一口气伴着淡淡烟草味儿过来,钻入耳内,一路带电从后脑勺过到大腿根,麻了半边。蓝河忍住一个哆嗦,反身趴到台上,软声冲酒保招呼两杯新酒,又一个眼神甩给叶修,满不在意地笑道:“当你男朋友啊,我眼光这么差吗?”话一出口,又有些懊恼。

叶修不依不饶,似乎跟他杠上了,下一秒也趴在台子上,两颗脑袋凑得极近,“你眼光不差,不仅不差,还相当的好。”

“哟,你倒说说是怎么个好法儿。”蓝河此刻缓过神,撑着下巴反问他,“你是坐拥了金山银山,还是技术很好?”轻描淡写,眼角含春,反倒勾人。

叶修“唔”一声,眨眨眼说:“既有金山银山,又有技术。”

蓝河听完“哈哈”一声笑了,“我看你的脸皮倒是足够厚。”正巧这时酒保递来两杯酒,蓝河顺势推给叶修一杯,“那这位技术很好的大富翁,你说说你是做什么的?”他当然知道叶修一杯倒,但瞧他吃瘪的样子总是分外有趣,这跟喜不喜欢他没关系。再说,欺负喜欢的人,是男青年难以刨除的劣根性。

叶修坦荡荡地接过却不喝,“我打荣耀的,喝不了酒。”

“哟!”蓝河夸张道,“职业选手啊。”

叶修点头。

“我也打荣耀,怎么没见过你啊,你叫什么名儿,别是唬人的吧。”

叶修不知为何扑哧一下笑了,过会儿才收敛笑意,“我叫叶修。”

“嗯?”蓝河转过来,满脸惊诧,“叶神啊!”

“嗯。”叶修耸肩。

“哈哈……”蓝河说,“你骗我,你是叶神,为什么我不认识你?”说罢有伸出手臂大幅度一摆,“他们怎么也不认识你?”

甩臂的动作带得他一晃,亏叶修眼疾手快拦住才不至于扑地上。蓝河无意中又喝了大半杯酒,更醉了。此刻他被叶修半搂在怀里,呼吸间俩人气息交缠,心跳也交缠在一起。

“这儿谁认得出谁啊,只有你眼神最好。”

蓝河眼皮半睁,迷离地看向叶修,突然一掌拍到他脸上,“你是叶神,你怎么不认得我?”

叶修被猛地一拍,酒有些醒了。他拽下糊在自己脸上的咸猪手,把人扶正,好奇道:“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他问得轻巧,不料眼前这个蓝河听后却像被点着的炮仗,“我是蓝河啊!被你玩儿命坑,给你做白工,还傻不愣登追着你摇旗助威的那个蓝河啊!啊!”

叶修箍住眼前摇摇晃晃的人,支楞着不听话的刘海,温柔的眉眼……一圈打量下来,眼前人的脸慢慢跟记忆中照片上的模样重合了。他吐出喉咙口憋着的气,笑了,“小蓝。”

酒劲泛上来,蓝河真醉了,他推开叶修,声音粘在一起,“你笑什么?不许笑!我这么喜欢你,你还笑我。”

叶修笑得更开心,故意逗他:“你广东人吧,儿化音发得这么有特色。”

岂料蓝河一巴掌排到他胸口,“我普通话二甲呢,你以为你北京儿人很标准啊!”

叶修搂住他,故意装腔拿调地说:“错了,宝贝儿。‘北京’俩字不用儿化音。”

“靠!”蓝河大骂一声,“你撩谁呢!你走到哪儿撩到哪儿啊,谁以后瞎了眼才嫁给你。”

“不是你先来撩的?怎么回应你你还不乐意了。”叶修委屈巴巴,“你嫁给我,一点儿都不瞎,哥这么好的人,打着灯笼都难找。”

“我不嫁给你。”蓝河小声反抗。

“为什么?”

“你不喜欢我。”

“喜欢的。”

“骗我。”

“真的。”

“你不认识我。”

叶修看着蓝河醉眼朦胧的委屈样儿,一口气堵了上来,抱紧他,“认识的,你是蓝河,是蓝桥春雪,是许博远,是我的小蓝。”

蓝河没反应,叶修沉默一会儿,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黄少天。”

“错了!”

“啊?!”叶修懵。

“还有叶修。”

叶修仍懵,好半天回过神来,搂紧蓝河一嘴巴啃上他的脸。

“那你当哥男朋友呗。”

蓝河思考一会儿,说:“不,你不追我,不来找我,你不喜欢我。”

叶修沉声:“是我胆儿小,不敢告诉你,其实我特别喜欢你,喜欢得不敢找你。”

蓝河毕竟是醉了,光眨巴眼睛不回话。叶修心底长叹一口气,再啃一口,“好吧,等你醒了再说。”

再看光影绰绰里一帮子老友,尚算清醒的王杰希眯缝着大小眼笑得像个老父亲,喻文州身上挂着黄少天,眼中隐约有些深不可测,还有沐橙,笑容极甜。不怎么清醒的小黄,似乎正扑腾着手臂在邀功。

叶修略一思量,心中隐约有些估计,但怀里有个醉鬼在,只好先便宜这帮人。眼光一抬,又看见几个小青年踌躇不前,目光遮遮掩掩往这边过来,叶修捏一把怀里人的脸,“我是不是小瞧你了。”

他带着蓝河往那几人处去,“我带小蓝先走了。”

果不其然,那几人见他过来,顿时一个激灵站正,随即应道:“好的,叶神。”

“叶神,老蓝就麻烦你多担待了。”

“叶神,你们,好好的。”

叶修浅笑点头,当然要对他好。他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人,也再不会碰见下一个这样的人。

 

路上,蓝河迷迷糊糊地问他,“我们去哪儿啊?”

叶修沉思一会儿,回道:“404号房。”

蓝河靠在叶修肩窝里大叫牛逼,“可以啊!Not found 你都找得到!”

“是,你眼光好。”

 

 
评论(4)
热度(55)

© 莫小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