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长安秋愁(短完)

起因是一句“愁是离人心上秋”,HE,我觉得还挺甜,毕竟都篡改历史了。

电影里白居易和空海太有CP感了,总之大家忽略真实的历史,个人不站RPS。

啊呀,空海啊,他笑起来真好看。

-------------

白居易仍在长安,但和尚走了,回他的倭国,传他的无上密去了。

向来无情无义、无法无天的白乐天捱不过此刻陡生的冷清,携了一壶酒倚在廊前,有一口没一口地喝。

酒能助兴,却难解愁,尤其难解满腹相思之愁。然这无情人却不认自己腹中绵绵,反倒怪酒太过无味,须臾又提笔埋怨起长安的秋来。

诗人铺开纸墨,凝神起笔——

一笔秋风起;

两笔秋雨至;

三笔秋意闹;

四笔秋情生;

五笔六笔,秋字入心,愁满怀。

他颓然扔笔,抓起酒坛猛灌自己一口,混着滴滴答答的酒长叹一声倒在榻上,双眼无焦地看着陋室屋梁,喃喃道:“空海啊……”

路远迢迢,归期不问;迢迢路远,鸿雁难寄。

乐天微醺,顶着面颊上两坨飘红,望向榻边虚无缥缈之人,“长安不好?胡玉楼不妙?大唐无人可渡?……”“……我白乐天无趣?”“……”

心有千千问,临了了,到嘴边就只剩“珍重”二字。空海和尚心中空空,又满满当当装着隔海的故土,如何能拦,如何能留?左不过化了满腔情思,道一声江湖路远,来日可期。那和尚照例勾着嘴角,笑嘻嘻点头应下,回道:“乐天,保重”。

当真无情无义。

白大诗人看着和尚折袖转身,光秃秃的脑袋如同秋日落光了叶的枝条,在艳阳里亮得晃人眼,好一派参透了世情的淡然模样。诗人蓦地生起一股无名火,甩一把自己的三千烦恼丝,恨恨道:“早晚也舍了你!”

秋日依旧,长安依旧,白大人头顶的青丝也依旧,他翘着脚卧在榻上,思绪不知飘到了哪条河上。昨日空海来告别,他窝了一肚子火,铁了心不去送。这时候和尚该登船了,想送也来不及。

三声嗟叹后,窗外一片秋叶跳着舞从枝头坠下,大诗人神思一动,想起玉莲曼妙的舞姿,即刻翻身下榻欲往胡玉楼去。胡乐一响,哪还会记得什么倭国小和尚。思及此,乐天当真像个乐天,脚下动作极快,两三步窜出房门,跃下台阶。突地一阵秋风起,诗人猛叹一声停下脚,他想起来,自己最后一件值钱的衣裳已经换成和尚口袋里叮当响的盘缠,正在当铺里躺着。

他于屋前踌躇几下,转身回屋,“空海,空海,我真该把你捉回来当了。”

“和尚只会念经,不值钱。”此腔此调,还能有谁。

白居易再一转身,果见本该返国的和尚正背着行李,眉目含笑地站在自己眼前,霎时又惊又疑,且怒且喜,竟脱口而出一句:“莫不是幻术罢。”

眼前的和尚笑了,温声道:“如假包换,不能再真了。”

他上前两步,问:“你怎么又回来了?船误了?”

空海但笑不语,视线黏在白居易身上,直看得人心生惶惶时才慢悠悠开口:“乐天刚从哪里回来?”

一声“乐天”唤他回神,火气登时又生,于是梗着脖子回道:“不是回来,是正要出去,要往胡玉楼去潇洒快活看舞去。”

和尚听罢,点点头,“甚好、甚好,乐天不愧是乐天,长安不愧是长安。”

白居易一时摸不清他在想什么,下巴一扬,“怎么,一起去?正好把我当衣服换来的钱还我。”

空海看他模样心绪颇有些复杂,胸腔内似涌起一股气,催动他上前执起诗人的手,牵着诗人往屋内去。白居易怔住了,只呆愣愣跟着和尚走。

“我原来打算回国传授佛法,普渡众生,真正走时却觉得脚步沉重,一步也迈不开。”

“后来我想,渡一人和渡众生是一样的,渡人和渡己也是一样的,再往你处,就觉得脚下十分轻快。”

“无上密玄奥难解,还要多向白大人讨教。”

远客离人归,愁字不见秋,唯余一赤心而已。

屋外有飒飒秋风,屋内有声声呢喃;屋外有沥沥秋雨,屋内有巫山云雨。

 

评论(2)
热度(90)

© 莫小五 | Powered by LOFTER